跟进| 干细胞治疗脑出血的临床进展 - 行业动态 - 原能细胞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行业动态

跟进| 干细胞治疗脑出血的临床进展

点击数:1952017-09-29 15:55:14 来源: 原能细胞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干细胞技术的发展,给多种疾病的治疗带来了新局面。近期,有读者在博雅干细胞平台留言,希望了解干细胞治疗脑出血的进展。本文对干细胞治疗脑出血进行了梳理,希望能够有所帮助。


尽管几十年来全球医疗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脑出血(intracerebral hemorrhage,ICH)仍然是世界性的健康负担。脑出血是发病率、致残率和病死率均较高的一类严重脑血管疾病,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策略。

近年来,脑出血治疗方案的研发成为了医学领域的热点。


细胞替代疗法是最有前景的脑出血治疗策略之一,通过移植不同来源的细胞(胚胎或成体干细胞等),可以实现受损细胞的替换以及恢复功能。随着干细胞技术的发展,脑出血治疗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干细胞治疗脑出血的临床进展


干细胞治疗脑出血主要有内源性神经干细胞激活和外源性干细胞移植两种策略。


策略一:外源性干细胞移植


外源性干细胞移植是干细胞治疗脑出血最为常见的策略。


科学研究发现,干细胞移植通过自分泌或旁分泌的方式分泌多种细胞因子和营养因子等物质,促进内源性神经再生、血管生成以及突触链接再生;干细胞移植还可以减少神经元的死亡、减轻炎症反应,减轻瘢痕形成和促进白质的功能再塑,这些都有可能是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作用机制[1]。不过,目前科学家们尚未有统一的定论。

间充质干细胞是一种异质性的干细胞群,能够分化成为各种类型的细胞,例如分化为成骨细胞、软骨细胞、脂肪细胞和肌细胞等,在神经医学领域展现出了巨大的治疗潜力。间充质干细胞有多种组织来源,包括骨髓、脂肪组织、滑膜、骨膜、骨骼肌、脐带以及胎盘组织。


不同组织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具有不同的免疫应答。脐带/胎盘来源的间充质干细胞被认为是极具临床应用价值的干细胞类型,被广泛应用至神经系统疾病、心血管系统疾病、血液系统疾病、免疫系统疾病以及代谢性疾病等领域的临床研究中。人类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的免疫相容性和成骨性已在动物研究和人类试验中得到证实[2],并且在脑出血的治疗研究中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


2016年,中国研究人员在《Exp Ther Med. 》杂志是上发表了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5年随访结果[3],他们比较了传统外科手术、自体骨髓单核细胞移植治疗以及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临床结果,并且评估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安全性。


这项试验共有24名脑出血患者参与,他们分别接受不同的治疗方式,其中8名患者接受了单一的血肿清除术(对照组),7名患者在血肿清除术后接受了自体骨髓单核细胞移植,另外9名患者在血肿清除术后接受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结果发现,接受骨髓单核细胞移植和接受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的治疗组取得了100%成功。


这项试验还评估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与自体骨髓单核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疗效和耐受性。整体结果分析显示,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治疗的整体结果比对照组和自体骨髓单核细胞移植组都要好,这也证实了脐带血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有效性。


策略二:内源性神经干细胞激活


神经干细胞具有自我更新修复和产生神经元、神经胶质细胞的能力,不仅参与正常神经系统的生理过程,而且损伤后内源性神经干细胞会激活增殖,新生的干细胞会向损伤区域迁移并参与损伤修复。


多数研究表明,脑出血后神经干细胞能够做反应和增殖,并向损伤区迁移、分化成新生神经元。因而科研人员认为,靶向脑出血后神经干细胞激活的调控机制,有助于增强内源性神经发生和抑制凋亡,促进神经干细胞迁移至脑出血损伤区域,改善神经功能[4]


 结语


大量的基础研究证实了干细胞治疗脑出血的价值,不过目前干细胞治疗脑出血仍处在临床研究阶段,还有些问题待解决,例如干细胞类型的选择、治疗时间、治疗途径以及治疗剂量等仍需开展更加深入的研究探讨。随着临床研究的进一步开展,相信干细胞技术会给脑出血患者带来更多的福音!


参考文献:

 

【1】干细胞移植治疗脑出血的研究进展,《医药前沿》2016年9月第27期  

【2】 Cell therapy for bone nonunion: A retrospective study. Minerva Med. 2015;106:315–321. 

【3】AKT Pathway Affects Bone Regeneration in Nonunion Treated with Umbilical Cord-Derived Mesenchymal Stem Cells. doi: 10.1007/s12013-014-0378-6.

【4】治疗脑出血的干细胞种类研究进展,《局解手术学杂志》 , 2015 (5) :562-565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